会员登录|找回密码|10秒快速注册会员!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| 繁體中文

黄峭后裔迁徙及繁衍初探

2011-7-26 14:59| 发布者: huang| 查看: 14819| 评论: 0  字体:增大  正常  缩小

摘要: 1059年前,年届八十的峭山公遣十八房子孙信马登程到各地创业繁衍,迁徙流布。其后子孙薪火相传,延绵千年,兴旺发达,后嗣蕃昌。

       1059年前,年届八十的峭山公遣十八房子孙信马登程到各地创业繁衍,迁徙流布。其后子孙薪火相传,延绵千年,兴旺发达,后嗣蕃昌。据不完全统计,峭公的子孙后裔已达千万之众,遍及海内外五大洲。黄峭公此举,拓展了子孙后辈的发展空间,也创下了人类历史上家族繁衍和人口再生产的一个奇迹。

 

 



  一、 智者的选择

       人类的发展史,就是一部迁徙史,人类的迁徙活动一直未曾停息过。黄姓快速繁衍的秘籍就是“走”或曰“迁播”。 自古以来,人口迁移就是一种复杂的人口再分布现象,除去政治性和强制性的迁移外,促使人们迁徙的原因大致有两种:
       第一是推力。迁出地的自然环境恶劣、自然资源贫乏、社会动荡、生产成本增加、生活成本过高、就业岗位有限、收入水平降低、人才竞争加剧等消极因素起着推力作用,把人们推出原住地。
       峭公八十岁的时候,光男性的孙子辈已达155人,曾孙300余人。人口多了,要住房,要吃饭,尽管不断拓基建房,开垦荒地,但呈几何级增长的家族人口,已给当地的生态承载带来很大的压力。作为博学之士和历经世事沧桑的老人,开始着眼考虑子孙们的后续发展问题。黄峭公始终认为“燕雀倚堂而殆,鹪鹩巢林而安”,“多寿则多忧,多男则多惧”,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蓝子里显然是不恰当的。
       黄峭公深谙人生的漂流状态是最富创造力的。他教导子孙们“信马登程往异方,任从胜地振纲常。足离此境非吾境,身在他乡即故乡。朝暮莫忘亲嘱咐,春秋须荐祖蒸尝,漫云富贵由天定,三七男儿当自强。”
       第二是拉力。即迁入地的积极因素对迁徙者起拉力作用,如较大的发展空间、较高的收入水平、饮食习惯、熟悉的环境、良好的人情关系网络等;同样,迁入地也存在着排斥的消极因素,如陌生的环境、激烈的竞争以及生活的压力等等。
后唐由于连年战乱,百废待兴,两广、江浙、湖北一带,人口锐减,沃土荒凉,加上当时朝庭迁徙政策宽松,只要勤劳,精耕细作,都比禾坪大有发展前景。
       根据族谱记载,峭公18子最初的迁徙半径,基本上都在邵武的周边地区,其中邵武境内4人,建宁4人,泰宁4人,将乐2人,江西2人,延平2人,宁化、沙县、福清各1人。但就是这次信马由缰的遣子行动,开始了一个千年不息、延绵至今的伟大迁徙。峭公的子孙们在一个地方站稳脚跟后,第二代或第三代又会分出一拨人马到外地打拼成家创业,周而复始,以下跳棋的方式向更遥远的地方推进。
       这里摘录化公支系乆(jiǔ,古同"久")茂公的迁徙路径,可见一斑:乆茂公,讳秧,创居漳州诏安二都。生五子:长子然,居莆田、仙游,分候官,又分古田、屏南、万安等处。次子就,居南安,分惠安、安溪、福清、长乐等处,又分饶平水帽。三子中,居晋江,分同安、长泰、南靖、德化等处。四子泉溪,居兴化,莆田、分泉州、客巷、石狮等地。五子成立,居永福,分罗源、莆田、大安、上水、海丰、又分惠来,揭阳、澄海等地。
       黄氏子孙自幼生长在耕读兼习武的家庭中,过着平淡安稳的农耕生涯,恪守祖训家教,受到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良好教育,仁义之风潜然。以他们的学识、技能和精细的耕作方法及敦厚的为人处事风格,融入新的社区和族群。远迁而来的人们,面临地广人稀的新环境,需要合众姓之力,开辟草莱;而占据生存空间资源,抵抗外敌,防御匪乱,遭遇世变,需要足够的种群规模共保。迁徙之初,这种生存需要只有合异姓之力才能满足。
       但在迁徙和拓荒的过程中,同样充满着竞争和生存的压力,甚至也有血腥的械斗和争夺。如峭公长子和公之后裔黄大震,因族人黄华、黄胜为首反抗元朝的残酷压迫,被元兵进剿,株连九族,为避追捕,进入四川,成为三台县江夏黄氏开基始祖。清朝的迁海复界给黄氏提供了一个从山区迁至平原,在沿海地区发展的极好机会。
       就地理环境而言,黄氏后裔迁徙的地方均是小水源水稻耕作环境,因为争夺水源、土地、山场,在相当程度上决定宗族斗争的激烈性,宗族的分布格局和生存聚落形式。广东省揭阳县玉湖观音山的黄姓,当年黄姓200多人,这里住着别姓100多人,两姓人经常有矛盾。有一年春节前,黄姓有妇女经过其地,受到该村人调戏,大年三十晚上黄姓全村出动,把这个村子的100多人全都灭了……
       清朝同治年间,广东发生了震惊全国的“西路事件”。事情的起因是:居住在广东下四府的黄氏先民和其它姓氏的客家人,先向当地原住民租赁田地,后来逐步购买土地,经过数代人的勤劳生息,至乾隆、嘉庆年间,农业发展,人口增加,势力日张。因经济利益,与当地人时有磨擦,纠纷不断,地方封建势力趁机挑拨,加上太平天国灭亡后,洪秀全的高层领导全为客家人,认为驱逐客家人的机会到了,至咸丰十六年,提出了“仇客分声”的口号,经常借故打死打伤客家人,而客家人为了保护自利益,也奋起抗争,酿成持续多年的大规模械斗,双方死伤、逃亡60万之众,前往制止械斗的官兵也死伤6000余人。“西路事件”后,政府拨出专款,鼓励客家人外迁,从台山、鹤山、恩平、新兴等县迁出至高州、雷州、钦州、廉州,还有部分横渡琼州海峡抵达海南。因此,现实的生存压力迫使黄氏子孙更多地生育孩子,只有大群体,才能够更好地生存发展。
       每一次迁徙成功后,峭公的后裔们都会举荐新的一批人加入远行的迁徙,就象接力跑和滚雪球,持续千年,随着每一次迁徙带回成功的喜悦和异国他乡的信息,鼓动并带动了一批又一批新的迁徙者。

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最新评论

验证问答 换一个

  
回顶部